从VAR精神到判罚规则:终场哨声后的VAR点球到底是否合理?

曼联与布莱顿的比赛,在裁判吹响了终场哨后,又通过回看VAR补吹了曼联一个点球,符合规则吗?

先给出结论:尽管比赛中有诸多值得争议的点,但VAR在终场哨后补吹点球是完全符合规则的判罚。既不是什么「首开先河的事件」,也不是「与惯例相违背的判罚」,只不过是极端情况下符合规则的「活久见」判例。

VAR(Video assistant referee,视频助理裁判)是在2016年6月IFAB(国际足球联合会理事会)的会议上被批准使用的,在8月的一场MLS比赛上进行了测试,随后在9月的国家队友谊赛中使用。第一项使用VAR的正式赛事是当年的世俱杯,而英超则是一直到2019-20赛季才正式启用VAR。在此之前,VAR的发展历史并不长,但足够英超官方对其进行充分的研究与讨论了。

2018年,VAR被正式单列一章写入2018-19赛季IFAB的足球规则(Laws of the Game)中,并确定将会在世界杯上使用。从VAR开始大规模使用起,这个新兴事物引起的争议就不断出现。不同于之前被引入比赛的GLT门线技术是一项完全有着客观标准的技术(尽管上赛季末英超也在门线技术上栽了跟头),VAR在很多判罚上更加主观,也依旧有赖于裁判个人的判断。

在最新一版的2021-22赛季IFAB足球规则中,用了整整八页来VAR相关条例,其中在第一部分「原则」中的第六条,依旧明确了关于VAR使用时间的限制——没有限制。在原文中,IFAB用了一个在整本足球规则中少见的价值判断:Accuracy is more important than speed. 准确性比速度更为重要。(从这个角度看,中超裁判的行为是符合精神的,只不过水平不佳。)

其实,这样的精神与VAR诞生的原因密切相关。如果要拘泥于老的规则,VAR这样明显会影响比赛节奏的新兴事物便不会诞生了。

所以,仅从「VAR的价值」这样一个看起来比较抽象的概念来看,很容易就能理解为何本次判罚是准确且符合规则的了。

当然,仅有这样的精神显然是不够的。所以,自VAR诞生起,IFAB就印发了一本赛事执行手册,用来指导使用视频助理裁判的比赛如何进行一些具体的判罚。这本小册子与每年的竞赛规则不同,67页的内容完全是对各种情况的文字解读,没有任何一张配图,也并不是放在IFAB官网上供所有人查看的,所以球迷和媒体,尤其是对于广大球迷来说,并没有直接接触的机会,这也是本轮的判罚引起诸多争论的原因。

本场赛后,ESPN的一位记者就展示了这样的一本小册子,其中第八章「规则的明确」中,8.13条款明确规定了这一情况的处理办法:VAR与助理裁判一样,在半场或全场哨响后,只要裁判没有离开球场,VAR就可以提醒裁判回看哨响之前的情况,并按正常的VAR流程进行执法。

也就是说,从目前的规则来看,曼联在裁判终场哨后获得的这粒点球是符合IFAB的规则和他们的解释的。唯一可以置喙的,是裁判可以选择鸣一声短哨来给VAR回看的时间和机会。不过,即使吹了终场哨,这粒点球依旧可以通过VAR回看来做出判决。

而关于补时是否超时、球是否出底线,其实也并没有太多争议。在时间方面,布莱顿在94分30秒打入进球,95分50秒重新开球,96分10秒拿到角球,裁判只是完成了正常的额外补时。球是否出底线,则是不少球迷对足球规则或是物理规则不够了解,皮球要完全出底线才是出界,但截图只能证明皮球与地面接触的位置离开了底线,只有平行于底线的镜头,才能说明问题。

在2017-18赛季的德甲尾声一场保级大战中,上半时结束前弗莱堡球员在禁区内手球,但当时裁判并没有吹罚点球。随后,在半场哨响,两支球队回到更衣室后,裁判通过VAR回看要求球员返回球场,判给美因茨一粒点球,帕布洛-德布拉西斯命中首开纪录,最终美因茨在那场保级的关键战役中2-0获胜,与对手弗莱堡同积30分位列积分榜倒数第三、四位。

此外,在国内足坛也有类似判例。2019赛季中甲黑龙江FC与杭州绿城的比赛中,主队外援维克托也一样是在半场返回更衣室后回到球场,罚进了一粒裁判通过VAR回看后改判的点球。

两粒点球都来自于上半场结束,而德甲裁判称「幸好是发生在上半场,若是在下半场就完全不同了」则显然是对那本执行手册没有很好的理解。ESPN的这位记者给出的这份文件,其实已经是早在2017年4月就公布的第4版文件了,之所以这段文字的字体是红色的,是因为这部分内容正是在那次修改后加入到正式手册中的。

而在手册中,明确的用词是「a half」,某个半场,而并非特定指上半场。

不过,IFAB或许会针对这次极其极端判例的发生,在2021-22赛季的竞赛规则里将这一情况落到正文的文本中,而非用球迷和媒体都不熟悉的操作手册来对裁判进行解释说明。

发表回复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